<dd id="80ag8"></dd>
  • <xmp id="80ag8">
    【鉤沉】明戍邊“懷遠將軍”遺跡探微

    朱克昌

     
    丹東新聞網 2021-03-09 09:13:38

    在振安區太平灣街道望江村七組(原屬寬甸古樓子鄉管轄)有一處名為“高墻房身”的古建筑遺跡,據傳這里曾是一位明朝戍邊將領的府邸。民間傳說與歷史記載是否對應?于是,筆者對該遺跡進行了詳細考察,并依據相關史料對其背后的歷史進行了梳理。

    “高墻房身”遺跡

    戍邊與“拓邊”有關

    《寬甸縣地名志》中對“高墻房身”有這樣的記載:“相傳這里系明末懷遠將軍程嵩之私宅,今僅存墻基一道,隱約可辯?!惫P者從程嵩的后人程紹全那里得知,原程氏老宅的院墻高近兩丈,站在院子里望不著門前的大道,老宅占地五畝有余。房屋經多次翻新改造,原模樣蕩然無存,院墻已拆除大半,門前西側僅存有50余米長、高近2米的墻體。這段墻體由河卵石砌就,雖然歷經400多年的滄桑歲月,依舊堅固無比。

    懷遠將軍程嵩是何人?他又為何在此居???這與明朝拓邊有關。

    明初,遼東戍邊城堡很少,最先修筑的是遼河套一帶的邊墻,主要為防御作用。正統七年(1442)修建了遼西邊墻,主要針對蒙古瓦剌部。成化三年(1467),遼東的女真勢力逐漸崛起,為防止其擴張,又修筑了遼東邊墻,由遼陽副總兵韓斌主持,修建“叆陽、鳳凰、湯站、鎮東、鎮夷、草河等十堡拒守,相屬千里”。成化五年(1469),又“開拓柴河抵浦河界60余里”,“增立烽堠,疏桃河道,邊人得安”。如今,在寬甸灌水鎮柏林川村仍立有碑記,雖經風雨侵蝕,但尚有“成化五年欽命副都統韓斌茲因開展邊疆整斥烽堠至此撰”等字可辯。

    這是明朝在遼東第一次大規模拓邊。

    嘉靖年間,明朝在遼東地區進行了第二次大規模拓邊。嘉靖十九年(1540),在與女真部落接壤處立碑為界,設墩臺屯兵衛戍,阻擋其勢力南徙搶掠。嘉靖二十五年(1546),沿湯站堡至鴨綠江一帶筑孤山堡、險山堡、江沿臺堡等城堡,并北移邊墻,以利戰事。

    嘉靖四十二年(1563),都御史王之誥又沿驛道和要塞建立新安、寧東等六堡十二城。嘉靖四十四年(1565),“令改新江沿臺堡于江沿臺地方,設備御兼轄湯站、鳳凰等堡。以扼短錯江之險,與叆陽東西兩翼,共成犄角之勢”。經有關專家考證,原江沿臺堡位于今振安區樓房鎮,而新江沿臺堡在今古樓子鄉,此處今地名就叫“舊江沿臺”。

    新江沿臺堡占地約4.5畝,堡內筑有高臺,高臺上有鼓樓,敵人來犯可擊鼓報警,鼓聲可以傳至附近高山頂的烽火臺。遇緊急戰事,烽火臺可點燃狼煙,向附近城堡求援。

    “懷遠將軍”墓碑座尚存

    墓葬遺跡尚存

    根據史料記載,新江沿臺堡指揮官受險山參將節制,而根據明朝武官品級排序,參將為正三品武官,懷遠將軍為從三品武官?!皯堰h將軍”排在參將之后,由此推斷新江沿臺堡最高指揮官為“懷遠將軍”便在情理之中。

    那又如何認定這位“懷遠將軍”是程嵩呢?

    原古樓子鄉文化站站長鄭維龍告訴筆者,程嵩于明萬歷初年去世,后安葬在今望江村七組的山上。30年前,鄭維龍曾在當地一位劉姓老人的帶領下,看到過墳前散落的青磚。30年后的今天,劉老漢已去世。鄭維龍找來劉老漢的孫女帶路,才找到懷遠將軍所葬之處,現在這里已建成了果園。

    鄭維龍說,當年根據劉老漢介紹,程嵩墓用大青磚砌成,墳前立一青石墓碑,墓碑正面有“懷遠將軍程嵩”字樣,碑后刻有其生平簡歷和功績。

    可惜,上個世紀六十年代,有村民用墓碑做灶坑石,燒了一天一夜,將石碑燒炸。墓穴也曾遭盜挖,后被夷為平地。墓碑和墓穴雖遭損毀,但碑座尚存。

    “懷遠將軍府”推測

    蒲石河自西向東流入鴨綠江,成為一道天然屏障。新江沿臺堡在軍事上的戰略位置十分重要,擔負著從蒲石河入鴨綠江口到險山堡(今楊木川鎮土城子村,位于蒲石河沿岸)這一段的防御任務。

    作為駐守在新江沿臺堡的最高指揮官,程嵩在此興建個人府邸更在情理之中。

    據史料記載,寬奠堡、大奠堡、永奠堡等六堡于明萬歷二年至三年(1574—1575)先后興建完工,而新江沿臺堡比“六堡”約早建10年,由此可以推斷,其程嵩府邸也大約建于這個時期,距今約450年。

    ?

    編輯: 劉思玘

    相關新聞閱讀

    色偷偷亚洲偷自拍视频,国产精品99re6热在线播放,国产精品青青在线观看,九色综合亚洲色综合网